【記者林萌騫/南投報導】

 

「荒蕪3年的茶園,茶樹幾乎全毀,但土壤底下卻記錄著父親的20年心血。」當看著土鑽深入土壤30公分,鑽出完整的黑沃土層的剎那,青年農夫張顥嚴憑著對父親用心改良土壤的滿滿感動,決定把「恆誠」有機茶的招牌傳承下來。

76年次的張顥嚴,雖然出生在竹山鎮的一個偏遠村落,但因為父母對教育的重視,讓他能跳脫偏鄉小孩的成長環境,3年前以榜首錄取台大農化研究所,畢業後隨即有環境顧問公司高薪聘用,但就在最後一刻,「傳承」的使命感呼喚他回到已荒蕪3年的茶園。

「連台大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長黃俊傑都是他父親的老客戶」,讓張顥嚴第一次被「恆誠」的品牌價值所震撼,它不但是有機茶業界一塊響叮噹的招牌,也是他父親長達20年的有機茶奮鬥史。黃俊傑還誇他父親是有機界的英雄,更是孟子的實踐者。

無奈造化弄人,恆誠茶園的主人於3年前中風,至今走路都需家人攙扶;荒蕪的「恆誠」茶園早已停產,現在銷售的都是3年以上的老茶,和所有的老客戶維持著將近20年的有機茶緣。

張顥嚴回憶起他父親剛轉作有機茶時,村裡的人都不看好,甚至說是傻子,都準備好好地看他父親的笑話。當時投入有機栽培的6位先鋒,到最後只剩下他父親一人能堅持到底。

棄碩士學位投農

「前5年完全沒有收成」,張顥嚴說,國中前後的那段日子實在很辛苦,茶園完全沒有收入需靠借貸度日,甚至差點傾家蕩產,「偏鄉的貧農之子」的窘境,讓他只想趕快離開竹山,永遠不要再回來,根本不可能想到有朝一日竟然會回來承接有機茶園。

去年7月回鄉前,張顥嚴的指導教授勸他:「有碩士學位不需要去做農夫。」也警告他:「台灣農夫面臨的是低薪、找不到工人、孤立無援。」還建議他:「環境顧問公司比較能發揮你的專長。」他也認為他自己比較喜歡研究者的角色;但他還是決定辭掉系上研究助理的工作。

回到荒蕪已久的茶園,2公尺高的咸豐草、鬼針草及3公尺高的芒草早已覆蓋所有茶樹,茶樹幾乎全死了,但當他用土壤調查的專長鑽起茶樹下30公分厚厚一層黑沃土時,他父親20年的心血赫然全記錄在眼前,讓他對父親的用心感動莫名。

「去年眞不知道是怎麼撐過來的!」復耕第1年,他種下1萬多棵茶苗,因為找不到工人,茶園的工作幾乎由他一人包辦,把他從一個文弱書生磨練成有足夠體力的農夫,面對未來,儘管辛苦和困難都還在,但他的目標越來越明確,堅持下去的信心也越來越強大。

經過1年多的實作,張顥嚴表示,從一開始純粹是為了傳承的使命感,想把他父親用20年的心血開創出的品牌,以及珍貴的有機環境保留下來;現在更將有機農業內化成人生的價值,是一條正確的路,「保護環境的同時人類也得到足夠的餵養」。

桶頭攔河堰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,完成後將引清水溪水挹注雲林縣的湖山水庫,桶頭將成為水源地,張顥嚴說,從茶苗開始的1年多有機操作過程將更具前瞻性,讓桶頭未來的有機業者有好的參照,一起守護家園和水源,並發展出類似翡翠水庫「淨源茶」的獨特品牌。

chargeq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